中國西藏網 > 賞閱

生死蓮花路

發布時間:2020-12-10 09:14:00來源: 西藏日報

  喜馬拉雅山脈南麓最高的兩座山峰:南迦巴瓦峰和加拉白壘峰巍峨挺拔,雅魯藏布江在兩山之間縱橫切割,造就了世界上最深最長最險峻的峽谷——雅魯藏布大峽谷,像云端下的神女——墨脫,就隱藏在這形似蓮花的谷地,原始、神秘、富饒、封閉,令世人無限遐想。

  據資料記述,墨脫公路最早的勘測始于1961年10月,1965年施工人員曾在帕龍藏布江上搭建了懸索吊橋,開挖了幾公里后,因人員損失經費嚴重緊缺而停建。

  1973年,西藏交通局再次派人深入幾條線路對墨脫沿線多次勘測,最后選定在波密扎木鎮為起點,翻越嘎龍拉(多熱拉)埡口后,到達墨脫,全長里程141.2公里。到了1975年,第二次修建,墨脫公路指揮部正式成立,參加修建公路的單位有:西藏公路工程一隊,橋工五分隊,青年筑路隊一、二大隊和52師工兵營,共2000多人開赴扎木鎮,一場聲勢浩大的筑路工程,一場展示筑路青年和解放軍官兵生死與共,風雨共擔的艱辛歷程就此翻開了新的一頁。

  修路先架橋

  1975年11月,我從昌都一路顛簸來到扎木。和我一起乘坐“解放”牌大貨車車箱的20多人,都是屬于西藏昌都交通運輸公司職工的子女。我們下午抵達住地,走進由木板臨時搭建的板房,在大通鋪上簡短的將行李鋪好,吃完了晚飯后,便跟隨書記到工地干活。

  夜幕下的帕隆藏布江邊,機械攪拌的轟鳴聲、藏族工班的號子聲、大型梁架的摩擦聲、指揮吊裝的哨子聲此起彼伏,輝煌的燈光下,勞動的場面熱烈又壯觀,深深震撼著我。書記安排我們女工班拉纖繩,纖繩的另一端是升上高處往橋墩倒水泥的漏斗,由于當時的條件差沒有大型的罐裝設備,人工攪拌好的水泥只能靠人力的牽拉來完成水泥的澆筑。苧麻編成的纖繩粗糙硬實,即使戴著帆布手套,沒拉幾下手上立即起泡,而且每次攪拌好的水泥上來,我們要使很大力氣拼命往懷里拉,否則就被纖繩的慣性拖走了。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工作,大概堅持了1個小時,我已經氣力用竭,頭暈忽忽地,瞌睡蟲也來了。之后我在半醒半睡之間,吊在繩子上完成了修橋的第一次作業。

  回家休息的路上,我們撫著浸血泡的手掌,摸著酸痛的腰身,彼此依偎相擁,眼淚流得像小溪,哭得傷心極了,大家想媽媽想回家,想離開這個地方,想舒舒服服地吃上一頓睡上一覺,不要干這么重的活,不要來熬夜,不要手上有水泡……我們想著哭著沉沉睡去,醒來后,依然投入到披星戴月修橋的日子,繼續重復著繁重的活路……

  到了1976年春天,當桃花燦爛在漫山遍野,扎木大橋終于建成通車。站在紅旗招展的新橋上慶祝時,成就感、喜悅和自豪感如帕隆藏布江吹來的和風,激蕩在我心中,仿佛自己一下子長大成熟了很多,這個通往墨脫的起始點,凝聚了我們的心血和汗水,它是我人生第一個成功的豐碑。一個偉業的誕生,是由千萬人的努力合作實現的,只有懂得這個道理,你才會融入到集體,不停地給自己鼓勁加油,去迎接更多的考驗。

  鏖戰雪之巔

  修完橋我們正式修路了。從扎木林場邊沿零公里處開始,整個指揮部的全體人馬、解放軍工兵營全線出擊,穿過原始森林,跨過高山草甸,大半年把公路修到了9K(用K代表公里)、15K和24K。

  站在24K,4700多公尺高的嘎隆拉山(我們叫多熱拉)及緊鄰的高聳入云的冰川,一如目光犀利的鷹雄踞眼前,山體堅硬、荒涼、森冷,無不透出居高臨下攝人心魄的氣勢和威嚴。這是兩把舞動蒼穹的銀黑色利劍,劍氣凌厲,將游動它們身邊的云幔猛劈狠削,變為縷縷碎云。

  帳篷搭在冰舌旁邊,冰融化的悶響和震動,營造了一種讓人不祥的擔心。忙碌了大半天,我們累趴下了,躺在大鋪上不想動彈。班里有幾個身體差的,出現了高原反應,嘴唇發紫,心慌氣短,頭暈目眩,一邊哭著叫媽媽一邊嘔吐,那個慘樣像迷失在風暴中的羊羔。到了午后,帳篷里高溫蒸騰,掀開帳篷寒風又吹入,冰火兩重天相當折騰人。英國在1997年出版的《人在高原》一書中的斷言,地球上高于海拔4500米的地區,人類無法居住,5000米以上即為生命禁區。我們已經接近生存的極限,除了前進、堅持,我們沒有退路。

  那些病號被轉移下了山,我們召開征服嘎隆拉山的誓師大會,會戰埡口的戰役開始了。

  大清早,我們背上修路的工具和炸藥,開始往自己的工作地段爬。從山腰往下看,我們的宿營地微縮成火柴盒般,如此的高度讓人頭暈目眩。

  數月來,我們在炸開的層面作業,壘路基、架涵洞、夯路面、砌水道,天公陰晴不定,一會我們成了“凍人”,再一會我們又成了“濕人”;上廁所也遇到大問題,山上光禿禿無隱蔽處,姐妹們想法圍成一圈救急,那種滋味和別扭太難啟齒了。在公路的雛形漸漸顯現延長時,我們手掌上的繭子增厚了,臉因為陽光暴曬和風吹變黑了,甚至起了水泡,嘴唇因干燥缺氧出現皴裂,由于吃不上新鮮的果蔬和肉食,天天吃脫水菜陳米糙面,皮膚因營養不良變得粗糙。高強度的、繁重的工作使我們單薄的身體漸漸結實了,哭鼻子已不再成常事,集體生活、團隊精神讓我們在天涯有了歸屬感,榮譽感和責任心又讓我們充滿勇氣直面困難,挑戰極限。時間是錘煉意志的標尺,磨礪是促進成長的基石。

  但是,在24K根本無法種植蔬菜,采摘吃一些地衣類的野菜,吃后拉肚子,我再也不敢問津。尋找野菜、采集蘑菇,成了我們工余活動的熱點,每當采回來,有的出罐頭,有的出力,眼巴巴圍著香氣咕嘟的大鍋吞口水,那種煎熬那種味道依然留念至今,從來沒有任何美味超越過。

  到了10月中旬,寒霜降臨,山上有的地方已經開始冰凍,工程進度受到了影響。為了趕時間搶任務,青年一大隊四個小伙子在排啞炮時,不幸被炸死。無情的嘎隆拉山吞噬了我們朝夕相處的兄弟,萬分的悲痛更加堅定了我們打通埡口的決心。第二年我們再次上山,以犧牲了兩個老工人、重傷數人的代價終于攻克了嘎隆拉山埡口。

  搶手的壓縮餅干

  我們的筑路線路完全轉移到了50K和61K,翻到嘎隆拉山南面,我們背上自己的行李、床板和各類生活生產物資。在那封閉的環境,我們的雙肩就是最佳的運輸工具;每修好一段路,背運就占去了大量的時間,甚至我們連續嚴冬兩個月,曾于半夜在嘎隆拉山背運物資到50K,那種辛勞和危險加上缺氧,讓人神經高度緊張。有好些人回去后,因生物鐘打亂而失眠,一天無精打采的。

  61K氣候明顯濕潤,雨水也多,我們每天要從住地到50K背上重量為50斤的糧食、炸藥、勞保等等,再返回61K。因為總是下雨,公路上水流不斷,有的地方甚至淹沒及膝,很不好走。即使一早出門,到了下午才回得來,午飯就只能啃自帶的冷饅頭,有的男生沒帶吃的,餓得實在走不動,干脆把背的大米抓出來,一邊哭一邊生吃,直吃得哽咽抽氣打嗝了才作罷……

  在背運的大軍里,我們時??匆?2師工兵營的官兵,他們也和我們一樣每天奔忙在這條路上,也不管下雨或天晴,光著膀子往前沖。一些士兵看見我們走不動落淚喘息時,就來和我們攀談,原來他們住在修路的最前線,一直在為后來的我們披荊斬棘開道,當我們修好一段搬家時,他們又開始了新一輪移動。士兵里的四川人不少,認老鄉認姊妹的一來二去大家就熟了。我們都知道部隊的壓縮餅干營養豐富,比我們的黑面饅頭好吃,在路上只要餓了,顧不上靦腆就叫:“兵哥哥,給我來片壓縮餅干嘛!”經常開口索要,這樣的要求是很少被拒絕的。

  我最記得從樂山來的有一個叫陳濤、一個叫左科的城市兵,不僅經常幫我們分隊一些女生背東西,還常把自己的壓縮餅干支援我們。工休時,他倆經常走幾十里路來我們分隊串門,天南海北的大侃、拉家常,就像自家的兄弟,自然親切、純潔而溫馨,與他們結下深厚的友情。后來我們曾旅游去樂山找他倆,談起當年情景不禁慨然欷歔,默然良久。

  指導員哭了

  61K的路修好了,我們又背上自己的家當和公家的東西趕往80K。這里的土質疏松,下雨天經常出現滑坡塌方,是一個相當危險的區域。記得在9月份的一天晚上,大雨過后,有半邊山直接滑下,山上的泥石流以摧枯拉朽之勢噴射而下,住在80K河邊營地的工程隊部的人員冒死避險,而兩輛貨車和幾臺大型推土機、一臺發電機、一臺報務機,在瞬間就讓泥石流席卷而去,第二天看住地已沖成平壩,那些機械車輛蹤影全無。在88K我們的工地,我曾親眼看見泥石流將房屋大小的石塊、樹木挾帶沖下200多米深處的河道,立馬成了堰塞湖,沖擊波造成的轟鳴聲響徹云霄,那樣的自然奇觀和更可怕的螞蟥、翠蛇、草虱子等,讓我們驚魂動魄,如置夢魘。

  工兵連住在88K的河邊,他們有一個班與我們班的工地毗鄰。休息的時候,我們經常艷羨地去看他們用空壓機打炮眼除石塊,也夢想有一臺空壓機代替徒手勞作。有一天,我們的鄰居在對付一塊巨石時,沒有先將頭頂的松石撬下,只顧著在身前打炮眼,因為機械的劇烈震動,頭頂上的石頭嘩啦傾泄而下,正聚精會神埋頭工作的士兵,當場就有七八人被掉下來的石頭砸中。聞訊后我們扔下工具跑到現場,只見副班長捂住肚子在地上打滾叫喊痛,我們將他拖到安全地方,又去刨開石塊將掩埋了一半的其他士兵拖出來,有一個額頭正中骨頭已經凹陷,細線一樣的血絲滴滴答答流到臉上,已經昏迷過去;班長的頭部血肉模糊,倒地不起;還有兩位不停地呻吟,全身都是血;有兩位已氣息全無;一位年齡不大的小戰士坐在地上哭泣,其狀凄慘。不一會,連隊的指導員帶著幾個士兵和衛生員飛跑到現場,他一看見那位小戰士拉開褲腿露出已經斷了的小腿,喊叫一聲:“臭小子,你咋這么不小心呢……”邊說邊抱著他嚎啕大哭,剛才那張冷峻焦慮的臉,轉眼變得柔情似水。鐵漢子也擋不住兄弟情深呀!

  墨脫公路修了6年,最終因為各種原因停建了。指揮部撤銷了,2000多人風流云散。公路沒有修通我們不敢以勝利者自詡,希望和夢想折戟,何敢擎杯慶功?在那完工的113公里路上回望,我們哭過笑過痛過;和工兵營戰士們并肩修路的日日夜夜,雖然曾膽怯懦弱,但從來沒有退縮。我們離別的背影默默訴說著遺憾的憂傷,墨脫那壯觀的夕陽照著揮手道別的淚水,犧牲在這里的不論是軍人還是凡人,都是我們心中的雄鷹,是我們津津樂道的傳奇,記住他們就是記住一段不為外界知曉的歷史,也是展現通往蓮花之路上血染的風采!

(責編: 李雨潼)

版權聲明:凡注明“來源:中國西藏網”或“中國西藏網文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歸高原(北京)文化傳播有限公司。任何媒體轉載、摘編、引用,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,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  • 走進“世界屋脊的屋脊”西藏阿里

    U020201208496649821837.jpg
    阿里地區位于西藏自治區西部,平均海拔超過4500米,有“世界屋脊的屋脊”之稱。這里群山巍峨、河流縱橫、湖泊密布,處處皆景。 [詳細]
  • 想念林芝

    突然非常想念林芝,那個我生活了四年的地方。想念那里萬頃林海的松濤綠浪,想念那里山澗之中肆意奔流的小溪,想念那里雪山之下桃花林里裊裊炊煙的村莊,想念那里……[詳細]
  • 【脫貧故事繪·創新篇】傅欣的三年支教生活

    4年前,時任上海師范大學附屬中學副校長的傅欣,帶隊來到海拔4000米左右的日喀則市上海實驗學校,成為上?!敖M團式”教育援藏隊伍中的一員。[詳細]
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 qq欢乐牛牛辅助 河南快3今日开奖结果百度 阳光彩票平台怎么样 云南时时彩手机客户端下载 海南飞鱼开奖 188比分足球直播 快乐12技巧辽宁任选三 莱特币曲线 双色球奇偶分布图100期 浙江快乐彩投注方式 新世纪娱乐平台好吗? pc蛋蛋在线预测 河北11选5任选基本 山西快乐十分派彩网 莱特币官网下载app 正宗香港麻将游戏